诗二首

冷铜声
明天清明
 
整个下午我都在发
“寻钱启事”。中午11点多
老婆大人提桶从六楼下到五楼打水洗衣,就两件
小孩尿湿的衣服,前后也就六七分钟
匆匆赶回来,钱包里的三百元红钞不见了
三百元,不多啊,也就能买不到两袋大包的
妈咪宝贝尿不湿。那个人,是我的同事无疑
在不到一岁半孩子清澈的眼睛里,它如何下得了手
这是丑恶对单纯的耍弄
是强悍对弱小的欺侮。那个时候,我就在一楼上班
我是个底层打工者,我没能为家人提供好的
生活条件。在这座既是办公楼又是
宿舍楼的简易宿舍里,一向有的
安全感被彻底破坏了。那个人,还有一点良心
把十多元零钱给放下了,把钱包这层皮也给
放下了,把钱包的拉链完好如初地拉上
把钱包放回最初的位置
据同事推测,那个人可能一边逗小孩玩
一边拿钱的。而且可能,那个人,就是经常逗小孩
玩的人,完全陌生的人,不太可能擅自闯入
明天清明,难道那个人要用这三百元钱
回家祭祖吗?对于他买的祭品,我想
他的祖宗一定羞于享用
 
 
饮酒
 
我在一家小酒馆喝酒
我一个人,用最大那张桌子
在老家时我们聚餐可以挤十三个人
现在我用十三瓶啤酒挤满桌面
我要了两个小菜,两个杯子
我以为是两个人喝
左一杯右一杯,我的脸色
很快就红星闪闪亮了
突然我笑起来,从未有过的开心
突然我哭起来,从未有过的伤心
突然我哭哭笑笑,弄得我自己也莫明其妙
突然我长嚎短啸,像狮子,像狼,像马,像驴,还像猪
突然我沉默,像老鹰,像猫咪,像蛇,像兔子,还像伟人
突然我龇出牙齿啃桌子,啃出满嘴巴的木屑,像老鼠或狗
突然我跪倒在地上,不像我自己
我从酒馆里出来时,我很安静,很优雅
我乖乖往回走,不跟任何陌生人打招呼
我回到出租屋,插好门,迅速睡觉
明天的太阳升起来时,如果不出意外
我会醒来
 
冷铜声,男,1969年12月生,深圳打工者,现为《诗歌周刊》执行编辑,《刀锋自在诗歌》创办人、主编。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