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四首

华希堂主
深陷安静里的人
 
把嘴巴和耳朵关闭了
把门窗和铃响关闭了
把酒后的放肆和茶后的游离
关闭了
 
深陷安静里的人
如同深陷,沸水翻滚的铁壶
如同那个走得太远太远的男人
一回头,就把困惑
把影子
把云朵
把浮世里的
尘烟
轻轻地关闭了
 
 
在大坝上
 
一块石头可以阻水
可以垒至更高
 
一块石头
它内心的云阶
在向上提升的高度里
突然宏阔开来
 
它甚至忘掉了那些
蓄谋已久
深不见底的
波涛
 
 
倾听:在山林中
 
我们曾在山林中倾听过一只云雀
倾听它发出百灵鸟的声音
发出布谷鸟的声音,以及风过竹林的沙沙声
还有晚归的黄昏衣襟与衣襟摩擦的声音
 
我们共同倾听过的那只云雀,并不是当时
唯一的云雀。那片丛林也不是
唯一的丛林。
还有小鹿
还有野火
它们都听到了
 
还有那些冰层下,暗自消融的流水
还有那几只野山鼠,他们在嬉闹中
抢夺的种子并怎样不经意间
和我们一样,转眼就消失在了
那年的山坡
 
 
一把刀就能打开
 
一把刀就能打开。比如夜晚
你可以准确无误地切割出,夜的黑
或者白。切割出月色、风声、夜幕里飞翔的鹰
切割出命运的弧线,救赎或者反叛
切割出内心翻涌的魔鬼
 
如果你还想打开更多
比如一张面具或者一个冬天
比如打开一块石头或者比它更小的雪粒
以及雪粒中暗藏的春天和
火焰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2-24 08:20,荐稿编辑:韩庆成)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