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韦笳
题全家福
 
我很清楚:那些笑脸
像马赛克,遮蔽了大部分真实
真实的日子,每天新的
令人窒息
 
如今,家在,但已不全
福,祈求了几千年,结果
天知道。好几个坐在前排的亲人
只能等到清明,在一起说说话
一起隆重地过个节。隔着雨帘,睫毛
隔着遥远的异乡,冷冰冰,拎不清
多想摸摸那胡须
或老茧,因为只有痛
可以扎醒那棵日益枯槁的心
 
真该好好谢谢,这雨打梧桐的鬼天气,让剩下的
树皮般粗糙的活人,虽然很近,却听不清
地下发出的雨滴般轻微的叹息
其实,之前我们所做的,足可以
让子子孙孙一辈子
跪在坟前。一阵风吹过
远走他乡的亲人,再无缘像候鸟一样
回到我们中间
 
新添人丁,仰望,不解。他们周边
却剧透着类似惊悚片的场面
——毒奶粉,吸毒;转基因食品,转学难;考证
证明我妈;房奴,性奴;待业,待宰;剩女,女司机
退休金,欲说还休。未来之路
就像生命不息的秒针,周而复始
莫非交出来的一生
注定要铁鞋踏破转轮回
 
一路走好,没人情愿。相框四方
大地辽阔,家与国
只有在怀里搂紧的那一刻
和解
 
 
黑话,或学说人话
 
平生不喜欢露面,粗粮若干
气泡几许,足矣。没事
就在污泥里桑拿
(不学莲藕,只为洗白自己)
 
你不信?我的皮肤
黑过塘泥,白宫的奥巴马
比黑夜黑的彻底,比焗油膏
黑的执着,除非死了。稗子,没气度
有高度又怎样;高墙深池内绿荷红鲤
纯养殖,有颜值又怎样
深水是家,遨游生风
此处,绵延荡漾一份难得的
自得
 
芸芸众生。你秀你的鱼肚白
我披我的黑盔甲,胸中自有
旌旗十万,猎猎作响
——我是黑鱼,就这样
一黑到底
只想来世今生,远离庙堂
独爱,民间草塘
 
我骨硬如木鱼。如果有一天 
在劫难逃法海的网
只盼,在他眼里,我算个屁
于是放了。诚如此
那当是我三生有幸
修来的福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2-25 17:45,荐稿编辑:韩庆成)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