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桐城零一
获得
 
在春夜获得春夜
在阅读中获得阅读
获得乱,迷离,反复
在路中获得路
获得通行、倒退、过关
获得挣扎,绣花的手
获得月亮的鸟笼,桥的尖叫,山洞的火光
在昨天获得昨天,获得舌头的风雨
获得更新的哭或者笑
获得痛的离家出走
获得梦的钥匙,叫喊的沧桑
获得从头到脚的霉点
获得青苔包裹的石头
获得深潭,老根,厚土,无边无际
 
 
烟花
 
嗖的一声蹿出去
把声音带到高处
也把死亡带到高处,然后像死鸟一样跌落
它在短暂的生命旅途
经历了一次花开花谢的悲欢
 
童年的烟花,却是父母手中诱惑我的飞翔
至少是飞翔的样式
是小蜜蜂、小蝴蝶、小鸟
飞到我无法到达的天空
 
后来的烟花变成我手中诱惑女儿的飞翔
只为点燃女儿成长
是小小的光芒、小小的热焰、小小的火把
可以将女儿的视野牵得更高更远更亮
 
中年以后,我将翅膀还给了父母
也将飞翔借给了女儿
看淡了一步冲天的豪气
也不为一时的耀眼动容
不再为喜或悲寻找出路
习惯了不飞的日子
习惯了不再点燃自己
习惯了抬头看天,低头走路
习惯了冷眼旁观以及与儿时烟花的审美差距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2-23 17:18,荐稿编辑:韩庆成)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