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头

楚木
依然是尖刀。案板
血污。肉块
十字路口十字架
被割下的羊头
善目圆睁

还活着。羊头的后面
有羊,还活着
它背向羊头
望向遥远的天空
唯有那里,尚存一丝
蔚蓝的气息

它牵着我走
在宽大的十字架上
羊头跟在后面
善目圆睁
我们彼此保持着
固有的沉默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2-27 14:11,荐稿编辑:梁树春、青青河边草、老远)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