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哭泣

老远
曾经哭过
脚跟拔出故土
背影如刀,将送行一词活活劈成两半
第一次把自己低价当给正在崛起的城市

曾经多次哭过
和千千万万个工友一块哭过
泪水汇成的大海
浮现一栋栋属于人家的海市蜃楼
而他们却在搂外漂泊

不再哭泣
体内的汗液严重缺货
一群靠从毛孔里挤出薪水的建筑工
必须用泪水去补充汗水的份量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2-27 06:59 荐稿编辑:梁树春、潘加红、青青河边草)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