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

东门扫雪
房门一关,化验室里
就只剩下我
和各种奇怪的细菌 
那些肉眼看不见的生物
在高倍显微镜下,依然小得几乎没有形体
没有重量.....仿佛只有灵魂——
那些模糊不清的,紫色的,小点
像夜空里的星星,遥远而真实
他们在不停地分裂,繁殖
把一个我分裂成无数个

在一台更大的显微镜下,我庆幸
我有完美的人形,清晰的五官
丰富的表情.....但不知
我有没有灵魂
如果有,它应该与我同龄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2-24 21:59,荐稿编辑:青青河边草)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