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青青河边草
灯光照亮呼吸。这一夜
很难翻开
那么重的文字带着余音
我够不着它的马匹
 
我们都是水做的,都爱着石头
都刻骨铭心。打落的牙齿都藏在腹中
我重叠你,埋进你
 
旧事都睡了,我还在一列未来的车上颠簸
走你的路,念你所念的人
那么冰,化不开的远。
这时候需要襁褓裹住我道路的一段
让我再次跌倒,再次被你的目光扶起,
 
母亲,想起这些,我还是妥协了
愿把所有的刀子还给你
把所有的你的泪水
再流一次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2-26 00:27,荐稿编辑:梁树春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