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三

红屋子
故意踩泥巴的时候,莲花浅笑
我真的是个传说中的姐姐
养茶,煮蛋,种园子,吹口哨的高度
高过芦苇荡飞出的******
你见过叶子尖声尖气的围剿吗
它们扭动腰肢都不喊疼
其实我只是让开水冲动了一下
而*********就此肆无忌惮地爬上嘴角
超脱和激烈比清醒更嚣张
咬你不需要牙齿,而顽皮的弟弟
可不可以制作一把小匕首
投向靶子前先量好距离再闭上眼睛
你飞过来我没有离开
江山的血比院子里的的老槐树还浓
小米加步枪,也不算荒唐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2-27 12:16,荐稿编辑:青青河边草)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