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在昨晚说出

沐雨
椅子是空的。它在等一个久远的足音
一只冷却的杯子,
在风雨之后,打开了我所有的空旷

潮水是蓝的,是海水的一部分
大片的盐粒来自一个女人的眼眶
千万年的沙子,一夜之间便有了白发

迟了。那些没有遮蔽的词语,不经意间
从一个女人的口里说出。一条幽深的巷子
从此有了灯火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2-25 08:29,荐稿编辑:青青河边草)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