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山

苏陌年
不曾有过莲花,却有栀子不合时宜地
长大成精。风不停从寺顶荡下来

荡下来,吹出一只虫子
层层叠叠的背影。也就是,吹着一个过客

打开的斗笠,花事隐秘地穿过
江南雨巷,一瓣撑伞的青春。她缓下脚步
婆娑的光影间,用一只笛子


开始漫长的打坐。只用一个夏天,最后
一个夏天
便坐成了,一口终年沉默的铜钟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6-2-27 17:06,荐稿编辑:柳鹤鸣)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