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纳约林
我们的孤独
 
也许,你还不懂我们的孤独
当我们六点准时下班
穿行在秋日人流匆匆的街道上
这块上帝的画布里
没有我们的孤独
当我们走进一家餐厅
开始诉说周遭
透过窗,看着一个流浪的老人
这块命运的画布里
没有我们的孤独
当我们分手道别
月亮照着我们相背而行
这块爱情女神的画布里
没有我们的孤独
当我们走过回家时各自的拐角
影子,阴影汇入阴影
这块孤独的画布里
没有我们的孤独
我们的孤独,此时该各自找到归宿
然后,我们各自离自己的心近一些
再近一些,我们聆听内心
当我们在各自的房间,在窗台
又再一次回望小半生的经历
这些存活在我们体内的星星与雨点
他们第一次发声
离我们这么近
也许,就只有一只******的长度这么近
你与我的孤独,还没有彼此出发
就在我们生命的所有之间爆炸
 
 
恋人们:时间的黑瀑布
 
莉莉安的酒,还没有喝完
窗外的黄昏,就坚持收走最后一片晚霞
星星应该是夜晚的白痣
它分布的位置分别暗示着不同的命运
莉莉安说,她死后会变成其中的一颗
藏匿在地平线的位置
我只有到大海上才能看见她
而且我必须乞求,不起风浪
不然她只会若隐若现
莉莉安说,那时我会看清我的得与失
在一根蜡烛作为光源的房间
在闪忽的火光中看着她的脸
其实,我早已了解这个过程
我扶着桌子起身离去,莉莉安吹熄了蜡烛
几年之后,你记得你身后
只剩下一个时间的黑瀑布
 
 
病者语
 
一支秒针要怎么走向你
要向前,抑或向后
要颤抖的走
还是平稳的抵达
如同秋天抵达叶子深处
如同放火烧毁我们生活的经络
夜里,他对着夜空
想象一支秒针迈着星星的脚步
向人间的下一秒走去
我预想,一个癌症患者
此刻,应该可以听到
一支秒针前后的嘀嗒
现在,太多的事物涌向一支秒针
一支秒针瞬间成为人生的水龙头
不会有人来打水的
也不有人洗手,而被时间湿透
因为秋天能把孤独的场景布置得很好
但你能在病房中
看到起码两个被疼痛叫醒
被秋天治愈的人
 

(选自《爱十堰社区网》,荐稿编辑:王征珂)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