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年夜

空树
小年夜,风正紧,寒意正长。
往昔乡俗:长工短工今晚满工,
今日惯例:京工广工此日还乡。
可村头,归来的人群不见你模样。
唯见昨年微信,今又派上用场:
“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
刷了东墙刷西墙,刷遍京上广。
鸟巢立,世博成,东塔未竣不返乡。
叫声爹和妈,儿祝你健康,
叫声小妹妹,哥祝你漂亮,
最后叫我小娇娘,夫把你往骨里想……”
信未完阅,泪早盈眶。
此刻,冷光映大床,
一任寂凉,一任空旷。
往事一幕幕,娇娘在反思,娇娘在怀想——
 
昨年的今夜,你未还,隆冬正凉,
风卷珠帘,人影窗外晃。
是喜尚——你的同庚又同窗。
临走时,他的双手你曾紧握上:
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吾兄多帮忙。
喜尚点过头,如立军令状。
地头农事繁,家务更桩桩:
小妹上学他接送,爹娘住院他陪床。
另外还顾小娇娘。
这样的喜尚,怎拒他窗外晃?
夜深,风凉,枕衾寒,床空旷,
寂寞娇娘,饥饿娇娘。
这样的情境,怎敌他窗外晃?
小妹一发现,不顾二老百般挡,
暗地里一本向你全奏上。
可是,你在装,你在装!
一天,小妹聊天记录映我眼帘上:
哥哥,快、快回家一趟,嫂子在家偷喜尚!
嘘,小妹千万莫瞎讲!小妹千万莫张扬!
哥哥常在外,嫂子不易最难当,
妹妹切记莫声张!
你知情数日后,我收你微信十几行。
题目就叫“致娇娘”——
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
刷罢东墙刷西墙,刷遍京上广。
明冬揣钱回故里,粉刷我村庄。
粉刷村,粉刷家,粉刷我娇娘,
村变美,家变富,娇娘变艳靓!
从此,扎村庄,不背井不离乡。
从此,伴娇娘,作业本子不废荒,
跪作业,勤做人,二人成两双。
读至此,泪如雨,痛成伤。
一切写进微信致远方,
呈我善良粉刷匠。
致我忏悔,佩你宽恕,谢你体谅。
风正紧,床空旷,听凭寂凉,听凭空旷。
人未眠,夜已央,
思盼致远方,我郎早还乡!
 

(选自《东湖社区网》,荐稿编辑:王征珂)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