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

孟海英
我俩一气喝干了一瓶二锅头
血流加速,把所有琐碎的日子都镀上了一层火焰
五脏里那些轻微的碎响
慢慢绽开
此时,我的浅唱已无足轻重
他的话在阴影里像一块块燃烧的铁块
烙烫着我余生的筋骨
 

(选自《太阳树文学网》,荐稿编辑:梧桐树)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