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性、神性与人性的完美对接

——品读雁西的组诗《世界再大也是个球》

佘正斌
  一首好的诗歌,不仅在语言上能给读者带来阅读的愉悦,更在诗意空间呈现无限可能的美和灵魂的教化。雁西的组诗《世界再大也是个球》以人与雕塑对话的方式,反映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富于雕塑以诗性、神性与人性,并使之融为一体,完美对接,展现一幅幅空灵、无与伦比的心灵图景。
  说句心理话,第一次读这组诗,就像有一股强大的电流不经意间深深触动我灵魂深处的某根神经,让我欲罢不能——思绪总被诗人所营造的意境纠缠——这在于一种诗意美学的构建和诗人对生活的深入体验与能动抽取。
  “从我的青铜之身,还有你的气息/故国哟,你的样子渐渐模糊/尽管心中依然怀念,一切成为记忆的/风景。我的跪拜,是在向时间/向生命致敬,和感恩” (节选《致故国》)。细细品读这节诗,给我的感觉,不仅语言优美,也展现了诗人的心胸格局和思维方式的自我修炼,更在于诗人独特的情绪体验和思想的深刻内敛。“我的跪拜,是在向时间/向生命致敬,和感恩”。多么富于哲思和情趣,使《故国·颂》的雕塑在读者面前一下子生动起来。
  在构建宇宙树雕塑的诗歌美学中,诗人以不“变”应“万变”,并以哲学思维的方式看世界。“不必恐惧,眼睛不能再看见/世界。”是“因为一切/既在死去,又在重生”。其实,死是必然,生亦必然,“死”是为了更好的“生”,只有“死去”,才能“重生”。这是世界万物之自然规律。诗人道法“自然”,以诗意的神性予以宇宙树以人性,可谓诗意盎然,神情万幻,情理并举。
  “躺下的时候,要清楚,却是/另一个人,另一个春天的/开始”(选自《宇宙树》)。“躺下”是一种美的呈现,更是对生命的神视和揣度,不必恐惧天黑,也不必恐惧“心”突然停止跳动,一切新的生命都在“躺下”的那一瞬破壳而出,犹如我们的生命在冲破母胎的桎梏之后,才得以脱胎换骨。
  “哥哥,这是海吗/海就是这个样子吗/我看见远方的远方还是海。”在《世外桃源》一诗中,诗人置身其中,以两兄弟的对话来营造诗意的唯美空间,美伦美奂,亦真亦幻。在场景设置中,既有情感交流,又有现场描写和人物内心刻画,仿佛一幅大写意,读后,给读者内心以强烈的震感。
对故土的思念,对童年的追忆,已成为当下这个浮澡社会下的人们内心中不可多得的情感记忆。而在雁西的诗作中,我们能深切感受到诗人浓郁的怀乡思亲之情。“我想游过去,游过去看看/这和故乡的三月,和绽放的桃花/一样又不一样。哥哥,我看见/桃花了,开在万倾碧波之中/我们都会长大,那一天,彼此/找不到/今天的/脸”。这种叙述式构建诗意美学图景是雕塑艺术本身无法完成的,诗人借助对话的表现形式,以直扑的语言,诗意呈现,却能打动读者内心。这是诗人的灵感闪现,也是情感自然流露。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诗人用情至深至专,深深触动人们内心的软肋,让人措不及防。
  诗作中,我们还能感受到诗人内心深处的那一丝丝淡淡的忧伤。我以为,这种忧伤是来源于诗人对现实生活的深度审视和焦虑不安。容颜易老,岁月易逝。时间仿佛远去的流水再也无法回到原点。“那一天,彼此/找不到/今天的/脸”。到了那一天,“今天的脸”我们再也找不到了,我们兄弟还能像今天这样偎依在一起,眺望“故乡的三月”吗?这是谁都难以预测的事情,诗人也不可知。
    “这个世界,也许有神灵/也许有妖魔鬼怪,她们在另一个/时间。空间/她们知道我们,我们不知道/她们。虚幻,迷失/哪里哪里呀,我的手/摸不到你的手”。(选自《世界再大也是个球》)世界是不可知的。其实,世界又是可知的。这就需要我们去不断审视,不断认识。“因为你的/呼吸/你心脏的跳动,你的尖叫/你的颤抖/的的确确存在过”。存在就是真实。对于世界和自然界很多我们不了解的东西,只不过没有去认识而已。其实,“世界再大也是个球”。
  可以说,雁西的这组诗的特点还很多,每一首都是一首很唯美的诗作。我以为,诗作展现的美,突出表现在于语言朴实自然,富于哲理,感性与理性并重;在于灵光闪现,诗意自然呈现;在于唯美空间的营造——以对话的方式设置场景,既表现了雕刻家所要表现的内容,又拉近了与读者之间的距离;更在于诗作把握住了雕塑的核心要义——诗性、神性与人性的有机统一。读这样唯美的诗作,我们除了感动,更多的还是感动。
 
 
附:雁西的诗及随感
 
致故国
 
 
那些灰烟已经散去,但是
这一切并没有结束
我依然还
活着
 
从我的青铜之身,还有你的气息
故国哟,你的样子渐渐模糊
尽管心中依然怀念,一切成为记忆的
风景。我的跪拜,是在向时间
向生命致敬,和感恩
 
在水边,或者更辽阔的
海边,享受宁静,享受桃源桃花的
爱情
在每次的回望中
无边的海
无边的月光,会把灵魂
记忆,刻在岸边
 
在很多的时候,以为忘记
却又刻骨铭心。原来过程
来和去,总是匆匆
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还会
想到你。但是请不要找我
还要请你彻底
忘记我
 
 
宇宙树
 
躺下的时候,我看见了天空
看见了梦,看见了未来人群的

我的骨子,被时间磨圆
在改变些什么,比如颜值,比如
厚度
 
躺下的时候,我知道应该放弃
应该清楚生和死是必然的一种
过程
 
我不必恐惧,恐惧天黑
恐惧突然停止跳动
不必恐惧,眼睛不能再看见
世界。因为一切
既在死去,又在重生
 
躺下的时候,要清楚,却是
另一个人,另一个春天的
开始
 
 
世外桃源
 
哥哥,这是海吗
海就是这个样子吗
我看见远方的远方还是海
 
我想游过去,游过去看看
这和故乡的三月,和绽放的桃花
一样又不一样。哥哥,我看见
桃花了,开在万倾碧波之中
我们都会长大,那一天,彼此
找不到
今天的

 
哥哥,有风暴,或者潮起潮落
也许我们走散,在潜水的时候
或者梦中,回到这里
沙滩还在,时光还存在这里
你还会在这里等弟弟
是吧
 
哥哥,将来是将来
现在是现在,我不想管将来
就现在吧让我再挽着你的臂
轻轻地靠在你的肩膀上
看海,看海
只看海
 
 
口香糖
 
被抛弃在荒地,冷冷的形状
因为甜蜜已被吸干,开始没有味道
被冷热挤压在一起,很多时光
很多情话,已经发霉
 
是啊,我想问,如果当初不触碰
不亲吻,不拥抱,不穿越,就不会
有这样的悲催的时刻,一个人的命运
和结果。想一想,如果可以重新,一定
可以有很多的选择,但是,对你而言
不是你可以选
而是别人在
选择你呀
 
 
慢性
 
天阴沉沉的,像你我的此时此刻
心情,总是要解蔽
 
没有想到会那么快。哎,可不可以
慢点,再慢点
 
让我轻轻地,静静地,甜甜地
美美地,好好地抱抱

 
 
再生。鲤鱼
 
从前
我不是在这里,我在乡下
在河流之中,或者在鱼塘里
如今,因为你的缘故
我来到了海边,爱上了这片海
我懂了,海好大呀
只有海才可以
容下两条并不相爱的鱼
不,不,不相爱也没关系
把我放在海里,我才觉得
过去挺好,现在更好
 
 
海洋
 
海洋的上面是蓝色的
海洋的下面也是蓝色的
 
就像你和我
无论是小的时候还是长大了
总是那么像你
 
母亲,我亲爱的母亲
 
 
拿鸟的男人
 
举着的树枝,三只鸟
不飞,和我一起走向春天
 
走向海。我的目光看见了
远方,看见了海的上面
也飞着很多鸟。她们怕我
不飞过来,这三只鸟怕
她们,不飞过去
 
望着长长的海水,有时想
这一切,怎么就那么说不清楚
三只鸟,在读诗
鸟诗,那些鸟写的

 
 
世界再大也是个球
 
这是一个发光的圆,也称为球
阳光在上面会被反弹,回到
天空
离不开东西,也离不开南北
更离不开这个球。对我而言
只有这个球,对你而言
也只有这个球
 
这个世界,也许有神灵
也许有妖魔鬼怪,她们在另一个
时间。空间
她们知道我们,我们不知道
她们。虚幻,迷失
哪里哪里呀,我的手
摸不到你的手
 
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因为你的
呼吸
你心脏的跳动,你的尖叫
你的颤抖
的的确确存在过
哦,是这样,那时
海在唱,我在跳,你在舞
 
在每个早晨和黄昏,江山睡在
这里
抱着阳光,我和你睡在这里
抱着月光
就这样,挺好
就这样,幸福
 
对我而言,世界再大也是个球
 
雁西创作随感:
 
诗人何为?什么诗才可以算好诗?我一直认为诗人应忧人类之忧,爱世界之爱。敏感、激情、想象、思想是诗歌飞翔的翅膀,诗应出自心灵和真情。在写这组诗的时候,是在轻松、凝炼、飘渺、美妙而神奇的状态下一气呵成,像是完成一次生命的旅行。在我眼中,海南陵水香水湾一号,是写在海岸上的诗歌。蔡志松、陈文令、苍鑫等艺术家的作品感动了我,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海边的一尊雕塑,永远可以在这里看海,和海在一起并且可以在时间的流逝中爱她。这是自然和诗的完美呈现,在我看来这些雕塑是海岸的诗句,是人类在向大海致敬,是人与自然,天人合一意境的实验,是灵感、灵魂的杰作,我以诗的方向,向艺术家、向作品、向大海致敬,也从中领悟比生命更为重要的东西:爱,爱超越一切,这也是我写诗的终极。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6-2-25 17:41)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