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打在地上

——致香雪婉儿和她的爱情诗

尘星童云
  香雪,名字好温馨,诗意。我不爱小说,因为它的表述方式,像是马拉松,或者半程马拉松。也许是偶然,我读了铁凝的一篇小说,认识了香雪,好像是在站台,一个故事。那时的我,还是懵懂少年,乘坐蒸汽火车,回江苏老家,自以为很威武。  
  日月如梭,几个十年,只不过弹指一挥间,到了高铁时代。我却老土,傻傻的坐不起!比高铁还带劲的,是诗歌,是网络。也许是缘,我又遇到了香雪,呵呵,这一次是香雪婉儿。古道热肠,诗思俊秀,别具一格,诗写灵动,新鲜脱俗。网上神交,切磋诗艺,其乐融融。就这样也就罢了,偏偏是在猴福齐天的元宵夜,读到了婉儿的爱情诗,不觉眼前一亮,刮目相看。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唐朝诗人李商隐的诗句,不知如何映入脑海,我不懂他的爱情,但是有诗句触到了我的心灵:“相思太久,我望不见唐朝的桃花   你是那年的书生,还有多少个天涯”桃花之于爱情,往往与春梦牵手。莫非前世有缘,桃花心曲,居然可以奔走天涯,植根唐朝。书生有幸遇桃花,香雪似曾飘盛唐。不见相思泪如雨,时光颗颗念钟情。
  “书生,别跪。你的膝下有水  一念之差,就会哭翻一个盛世。”我的乖乖,我的惊叹,什么样的书生,能够如此融化一朵芳心?
  男儿膝下有黄金,婉儿用词的奇妙和脱俗皆在于此,一个水字,一捧绝世的恋情,滂沱而出,如同闪电,穿过肺腑,直抵灵台 。
  “书生,别跪。你的膝下有水  一念之差,就会哭翻一个盛世”爱之切,情之深,话不多,暖无敌,此刻的爱,无需海誓山盟,早已胜过千言万语。
  “就让我躲在你的诗书里,燃灯为祭  穿着长安的碧螺裙,做你的红颜戏子。若谈生死,我便引我的三千青丝与你对视”宝玉曾云: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李商隐咏叹: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婉儿的三千青丝,恋恋痴语,怎一个生死奈何?“玄武门不懂爱情,”我不懂玄武门,“小乔才是我的名字”,哦,婉儿的小名是小乔。只此一诗,不敢小瞧了婉儿,香雪婉儿。
  “我从那一世,到这一世
  唐朝的诗句里没你----不如归去”
  读罢此诗,我已经无语。“这个春天的雷霆,不会轻易把我放过”(海子诗句)。我在奋斗的路上,找到了《执手天涯》,读到了一首爱情诗,情不自禁的泼墨于此,不知所云。
  想起海子的一句诗:
  “阳光打在地上。阳光依然打在地上
  这地上”
  最后,谨以此诗句奉上,捧为祝福!
 
 
附:《那年书生,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天涯》
 
文/香雪婉儿
 
相思太久,我望不见唐朝的桃花
你是那年的书生,还有多少个天涯
 
书生,别跪。你的膝下有水
一念之差,就会哭翻一个盛世
 
就让我躲在你的诗书里,燃灯为祭
穿着长安的碧螺裙,做你的红颜戏子。
若谈生死,我便引我的三千青丝与你对视
 
玄武门不懂爱情,小乔才是我的名字
我从那一世,到这一世
唐朝的诗句里没你----不如归去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6-2-24 23:58)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