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轻轻扣开春门(组章)

浮山雨
燕子轻轻扣开春门

燕子回来了,翻风一远,带雨偏驶,剪去寒,衔来暖。
一粒种子,正以饱满的姿势萌动。新一轮的蓬蓬勃勃开始了。
燕子回来了,翅上温情感染了云和山,牵手乡塘,一水妩媚。
燕子轻轻扣开春门,把空旷的天宇微缩至农家。
燕子回来了,鱼出欢腾,河流帆远。
燕风斜轻,衔来一滴一滴泥,不知疲倦地在我的屋梁筑巢,为了心上人,它们快乐地穿梭……


穿透遥烟远雾的千般遐想

风,润湿了小河青柳的盈盈眼眶,平静碎了,碎了,都是绿的萌新飘飞。
雨,密密的被燕翅剪出,更细更长,扑打,村的小窗,柔软一笛绿的音符。
心,颤抖了,呼燕子,请那翻飞的翅膀,带上我的指尖,蘸红牡丹,贴于山的唇上。
眸,穿透遥烟远雾的千般遐想,耳际蜂唱,蝶影落水,无尽流远,流远......


种子与种子在土里聊天

麦苗用乳牙,紧紧咬住和风细雨,又把农人一草帽的汗水,灌进腹中发酵。
风,淡定气功,不经意间起出清凉如雪的梨花,树树清清丝丝缕缕。
叶子伸出脸,不知被哪个实实在在地打了一巴掌,一摸,一手的一手的暖阳。
虫子,乐也唱忧也唱,老牛生气地甩尾巴,它还唱,怕要唱到高粱红脸发火时。
种子与种子在土里聊天,发芽发芽,一探出脑袋,就见主人家的炊烟,正向它招手问好……


村庄隐藏在玫瑰色的目光深处

土地,以无字的大请帖,邀风潜入,雨润无声;田野,以缠缠绵绵的温柔,呼唤暖呼呼的绿意高涨一天青色。
山岗不再犹豫了,邀草铺绿,请柳出萌;桃花不再是娴静少女,泼辣着,叫蝶伴舞,召蜂拉琴。
田野以烟斗般幽幽的口吻,催促着布谷鸟,令其鸣叫,千般激切;茶树挑逗春风,软绵绵地捲起野上的梦想。
犁铧,翻起厚实的深切情感,渴盼新年的丰收;种子,疯狂地拥吻着黑黝黝的土地,意念破梦,理想成就。
牛羊谦卑,走路轻轻,就是吃草喝水,也是小心翼翼地发出多情的鼻息;那身后的太阳,光照一片蛙声切切。
村庄,隐藏在玫瑰色的目光深处,平常着,朴实着,静悄悄,原汁原味的中国精神文化。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2-23  20:56,荐稿编辑:康京凌、辛树江)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