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二章)

蔡旭
代价

让她浇水吧。
虽然那些盆栽并不需要水。
虽然那些植物一周浇一次水就行了,天天浇水会烂根的。
虽然已有两盆绿色已因泡水而消失。虽然十多年前,就因她浇水过多,而让可活千年的一棵龙血树的寿命缩小到了百分之一。
让她浇水吧。我对妻子说。
让她的母亲我的岳母,一位年近九旬的喜欢浇水的老人,坚持她的爱好。
不知为什么她一定要浇水。不知是由于糊涂,还是出于天真。
你不让她浇,她还是要浇。口说不浇,手会浇。明里不浇,暗里浇。
当你不注意时浇,当你出门以后浇。
有一次,水渗出了花盆,尽管她用抹布擦过,但地板上还是留下了水痕。
妻子可以责怪她的母亲,我没有资格。
让她浇水吧。我对妻子说。
只要能换来老母亲的开心,放弃几棵盆栽植物,只是很小很小的——
代价。


时间

难道人老了,手表也会走得慢一些?
老岳母与我对表时,不禁发出一些感叹。
给你买一只新的吧。我说。这只表走了好几十年,它的腿脚磨损得太多了。
可是她舍不得这只旧表,相依为命,不是一般的交情。
为了不落下时间,她每天都得对表,每天都要旋转她的秒针。
她不想自己的时针,跟不上我的脚步,跟不上她的外孙,还有曾孙的脚步。
她已89岁,连一岁半的曾孙都跑不过了。
但她要跟上,一天把手表上链好几次。

后来有一次,我发现她的表比我的快了近一个钟头。
原来为了不至于总是落后,她走到了时间前面。
竟把时针,多旋转了一圈。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6-2-22 14:45,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