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事微凉,素心向阳

田间布衣
【一】

窗外。
一场萧瑟的寒风,已经吹了很久很久,我没有临窗去倾听。
一场二月纷扬的桃花雪,已经下了很久很久,我没有临窗去观赏。
就这样,静静蜗居室内,心甘情愿错过窗外的风景。
我知道,如果我把这些风,这些雪花,用一些纯净的语言缠绕在故乡的腰肢上,它们就会如花瓣上的露珠,弥漫闪烁出晶莹的微光。
我便会情不自禁典雅出温婉的诗意或爱妩媚的蓝。
但是,我的心,需要穿过一些生活苍凉的树枝,需要趟过一条岁月寒凉的河,才能在河里映出心的倒影;才能婆娑成激动的水草;才能抵达岁月的背后,存留时光飘逸的长发,触摸故乡的肌肤和魂魄。
可是,我不想用灵魂的尖刀,把这些司空见惯的事物划开,划出一种“如梦初醒般发现一抹从未有过的感触。”
也许,偶尔的冷漠,淡淡的情感,是另一种境界的开始!


【二】

我喜欢阳光,那是一种暖心的诱惑!
我喜欢天空,那是一种辽阔的寂寞!
看着阳光和天空,突然觉得胸口好痛。
曾在尘世的边缘徘徊,曾在泥泞的路上爬行——
穿过迷雾氤氲的迷茫之后,回眸却发现仍旧孑身一人,在这尘世中朝着梦的方向踽踽独行。
曾经的豪情,已被雨冲散,被风带走,徒留一声叹息,在心头回旋飘荡!
这是多么可笑的失落和忧伤?
忽然间明白:太过刻意,心会失去平衡!
太过彷徨,梦想的种子会缺氧!
太过懦弱,幸福的花儿难绽放!
平淡随缘,才是人生最高最深的境界!
原来,我们都一直活在自己的心魔中。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2-26 10:25,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