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梦德昌,美的巡礼

棠棣
僳僳水寨,民俗风情的盛会

山。水。胸怀。
歌。舞。风情。
古老的村寨,青春的风采。
山水的儿女,神秘的民俗。
大山深处,汩汩的清泉奔流出生命的灵韵。草灵动,树灵动,花鸟灵动,藤蔓灵动,溪石灵动,烟霭灵动……空灵的山水养育了美丽灵巧的僳僳族人。欢歌唱响大山的青春,曼舞舞出溪水的灵性。
刺绣。口弦。葫芦笙。火草麻布。羊毛腰带。神赐的水寨,诗意的居者。在群山的怀抱中,每一个日出日落,僳僳儿女都在静心编织着自己美好的日子。
清风放牧着山岚烟云的清晨与黄昏,在苍翠的群峰间,在淙淙的溪水旁,在袅袅的炊烟里,僳僳人放牧着野蜂与弦乐,放牧着羊群与笙歌。弦乐婉转,笙歌悠扬,青春的身影在乐声中起舞,远空,一团团云朵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角半沟,樱桃的盛宴

樱桃红了。樱桃红了。青山绿水间,红红的樱桃映亮了角半沟的四月,映亮了角半沟的白天与夜晚。
二月的角半沟,漫山遍野一场大雪,用洁白的暖香覆盖记忆。一树树洁白的樱桃花还没有从记忆的天空飘尽,一枚枚樱桃已撮起小嘴儿,喊你,喊我,喊醒了角半沟醉梦中的山山水水。
樱桃笑了,笑得珠圆玉润。或绛紫,或酡红,或橘黄,一簇簇樱桃在绿叶的映衬下,在清晨的阳光和微风中,带着点点朝露,以莹洁、清透、温润、净美,给角半沟的山水镶出珠玉、玛瑙、翡翠、红宝石的光芒。
远山,罥烟萦回;近水,清流潺潺。翠树。枝蔓。红光点点。白墙。黑瓦。参差错落。四月的角半沟用白描手法营造出桃源般澹远幽静的意境,让人流连,让人陶然。
行走角半沟,踏朝露,拥清风,远望山水诗韵,近观田园画卷,醉着,梦着,时不时地还和偷笑的樱桃撞个满怀。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2-27  07:04,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