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春天的花

陕西姜华
桃花的情事

春天,浪漫而多情。而桃花,最是情种。
它是谁的情人。
天性浪漫的桃花,专门选择在春天出嫁,她多像我乡下的妹子,一夜之间,脸就红了。想开你就开吧,想红你就红吧,这些乡下疯丫头,在乡村一面山一面坡奔跑,用火一样的激情,烧红了乡村的欲望。
当一个春天来临时,我回到久别的乡下,曾经视野里那抹粉色,却渐行渐远,只在桃树下,留下无奈的叹息。
世俗里的风雨,日夜挥舞着鞭子,抽打着春天的孤独,和喧嚣。奔跑而来的季风,表情变幻莫测。爱情的信物,一次次被蝴蝶追赶,逃出风景之外。咫尺天涯,遍地落红,难道是爱情裂开的伤口,或泪水。
桃花的姻缘,是前世注定的宿命。春天,我经过一片桃林,桃花扭动腰肢,抖落一地方言,一段前朝风花雪月的情事,又能向谁诉说。
桃花,桃花。从现在起,我患上了色盲。


樱花白得叫人心虚

谁能知道樱花的身世。它的命薄如一张白纸。
在春天,樱花站在村口,一身素装,她苍白的表情叫人心虚。
在一片白色的世界里,樱花裹紧了春寒,和内心期待的小小的红。绽放的疼痛,成长的忧伤,分娩的痛苦,像一群白色的蝴蝶,伴着命运一起飞翔。
春天的方言,和手语,有些冷艳、凄美、和迷茫。
努力把世界开成一种颜色,是一个家族终生的追求,和绝唱。樱花独有的气味,行走的姿态,散发的芬芳,忠贞、内敛、含香,多像我的前世,那个叫樱子,爱唱山歌,一身草味的女人。
在春天的原野上行走,一个男人的思绪也在开花、追问。我仿佛看见一位在田间奔跑的女子,怀抱前世宿命,高举卑微的信仰,怀春出行,前程未卜。
那一片白,摇曳在春天的视野里。让人绝望而忧伤。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2-25 16:13,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