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色遥看近却无

小月兰心
双眼接近迷离。
草色,只能遥望。绿意从左脚掌匍匐在大地,到右脚有二十步的距离。每一步,总是日月的一个轮回。
兰草开了,在断崖处。香气穿过露珠,从绝路踏月而来。
蛐蛐,或蝈蝈。从草根的泥土中打着呵欠,走出。扯了一下闲置了一个季节的弦。发出了草根的声音。
惊红了,一山杜鹃。
惊飞了,一只山雀。
我的笔顿了顿,一滴露便落了下来。宣纸上,娃娃鱼被救活。
为接地气,我推开窗。
朦胧趁虚而入。我以为是雾笼罩着诗意。
也许,是我不小心,将霾推醒。我被霾在了春天里。
没有。我没有醒。我看不见草色。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2-25  09:30,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