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蛤蟆

陈中明
我皮肤确确实实像土,叫我土蛤蟆,我没有半点不满。
我个头是那样的小,羞涩于大庭广众。
不要说“土”,源自于自卑。
也许对于一个爱好虚荣,爱好乔装打扮的人来说,永远不会懂得土的实际意义。
幸福来自于真实的快乐,来自于有益的生活情趣。那些善于狂妄张扬的,难道不是灵魂极度的空虚?

最早敲响改革鼓点的,不是那些一生在土里刨食的农民吗。
森林般崛起的城市,难道不是出自于那些带着泥土味的所谓的农民工艰辛的付出?
我皮肤像土地的颜色,却没有农民的伟大,尽管我生命里有着农民朴实憨厚的基因。

造物主呵,来世还让我这样土下去。
你吃你的山珍海味,我捕我的害虫飞蛾。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2-23  09:30,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