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七月

尘星童云
蝉,已不是生客。
又是七月。七月,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太阳,你把无辜的白天藏到了什么地方?



一朵被神话遗忘的雪花,站在无际的墙头。蓝色殷殷的墙头,忧郁落下去千丈。
月儿,又是在什么时辰啊,你来轻飘地游离,也会做梦么。生疏的名字丢掉了,零星的叩响喘息的影子。
凄凉,端正的呆着,别说你自己的微辞,是粒粒沉滞的情绪。
云来云去,不是都不曾说话么?

月,皎洁的光,无意的把季节捧杀,飞来一次绝望的清贫,锁住一生。
月是怕着下雨,是谁告诉夜色,挑起清亮的祈祷。
孤寂一如雕像。
这有多美!眼睁睁的在时间之侧,焚烧。
似乎听说,这就是一切。



童云是谁?错位的感觉向西,祈求霞光来定格什么。
思想喃喃,在黄昏中默默的消耗着自己。
抚摸天空的声音,被阳光这朵苛刻的玫瑰划伤。打开时间是重复的错误,偏这近前的空气正逆反滚烫的季节。
 哭笑不得,就松动的姿态,在殷殷的血中哑然。唯有背景安然。一任意绪的羽毛自由自在的垂挂冷落的情节。

陌生的眸中没有云彩么?想要沾溉于你了,雨儿,扶起精彩的忧伤,让我忆起一个诗意的名字。



日头默不作声了。
雨。漫不经心地撕开七月,便有忧伤的葬礼,悄悄然。
一直躲避的命运,忽而鸣叫着,吐线系丹,作出欲要牵结的姿态。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2-27 17:42,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