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到故乡

谢新政
立春

走过这一刻,就春天了。一个季节的温暖,立在心里。
或许还有倒春寒,有飞舞的雪花。这些都无关紧要。
院子里的梅花开了,它们从冬天一直开到春天。那辆满载着幸福的列车,正轰隆隆的在铁轨上飞行。
脚下的泥土有些松软了,柳树的枝头上,长出了水泡泡,池塘里胀满了水汽。
哦,春天,这一刻你就是我们生命的全部。那些鸡鸭鹅仿佛也闻到了春天的味道,一大早,就吵醒了梦中的母亲。


春天的马蹄声

它从很远的地方来,穿过一片树林,蹚过浅浅的溪流,得得的马蹄,像鼓槌把大地敲的咚咚响。
它棕红色的毛发,像一片火烧云,细长的舌尖舔痒了河水。雷声滚过,夜雨初歇,湿漉漉的枝条上,闪动着一粒米的白。
从老屋门前走过去,越来越清晰的马蹄声渐行渐远。早起的父亲像一棵行走的树,走到哪绿到哪。蹄窝里,开满了粉色的花朵。


春到故乡

最先到达的是风,它登高一呼,喊醒了满山的草木。
接着来的是雨水,它悄无声息的湿润了每一块泥土。
还有暖暖的阳光,温情的月亮,做着梦的星星,它们都是春天的使者,绘画的高手,为故乡画了一幅美丽的画。


春天

在春天,我们什么都不想,只把对生活的眷恋与热情,播撒在热气腾腾的泥土里。
春天是一条河,激情奔涌。春天是一朵花,温情脉脉。
在春天我们不说再见,我们无需祝福。对着天空,我们是一棵树,吐出心中的绿叶,开放内心的花朵。
春天是一块无语的稻田,等待耕耘。春天是一颗吸足了水分的种子,幸福地孕育。
在春天,我们一往情深,跟随流水,在季节深处歌唱。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2-22 07:23,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