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未老

冬日的彩虹雨
如果,时光未老,我不会转身,听一只火鸟的嘶鸣,更接近冬天的内核。
悄然的雨点,落入夜心。风声如芒刺,戳穿冬的隐情。
从哪一章节遁入,才能刨开我姓氏的根底?

悬浮,或深坠。
一场飓风,把记忆刷新。
时间之上,花儿,都由日月供养。
沟壑、霞光,梦的城堡。
藤枝纵横捭阖,蔓过尘嚣,拧作季节更替的纽扣,
掳攫鸟鸣,远或近、柔软抑或苍劲的回声…… 

我不再凭吊过往。
游离的雾霭,启悟澄澈。
芬芳满地铺开,散落的鸟鸣,让光鲜的纤指,回到梦的初始,
一阙词,凝重而神秘。

落叶,掷地之声。
我在聆听中,分辨神秘里的简约——
高擎的誓言,放下身段,紧贴泥土上的石头,开出烈焰,开出火鸟的肤色。
这时候,我把火鸟喊成:草色,或血。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2-25 17:05,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