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将舞,泪入寒城

梁北雁
停留小村,简约在瘦瘦三月。
抛去思想光泽,苍白肌肤,凌乱出生命无助。
旷野荒玉,根植寂寞岸边。
腐恶,贪婪的怨念。禅理,融入精神内核。
荒废的河流,飘飘荡荡,成为血液旅程。
与君将舞,泪入寒城。千万分孤独,堆积起呻吟。
鹤鸣,在演绎的咒语里,收割记忆残羹。

一片炽焰,点燃春草。
灰蒙蒙,乌云压顶。
远处的风,像是游荡鸟翅,漂流在忧伤的苍穹。
只想,声喧乱石,一抹花瓣,来自异域——
撕心呼喊,祭奠的半月,痴痴呆呆,为未亡人凌乱行走,摇旗。
树枝上,看不清更多影子。
淹没的瓦砾,突兀出雪雁的凝眸。

回头。寻觅梦的颜色,苛刻的阐述,多了许多繁琐。
三月啊——
皈依于重生的跳板。
走进去,幻化虚形。
阵痛的魔剑,枯萎如尘。
走出来,犬声扑扑,大风中的礼葬,一路狂欢。
我只是孤身,跟随你左右的护法。
一双手,轻微挥动,时间瞬间停留。
大队蝴蝶,浮游。
在爱的心念深处……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2-24 17:05,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