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

特爹
依山伴水, 亭亭玉立。从沈从文的笔墨里走出来。
四面环山,一条清澈的白河隔出茶洞和洪安,隔出重庆和湖南。
一旁还站着个贵州在看。
翠翠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一直没上岸。

桐油青盐下海,海味布匹进山。
那是当年白河周折群山,几经改名换姓,与远处的江和海做的贸易。
如今,一条穿洞跨河的高速,已抢尽白河的生意。 

左手重庆,右手湖南,贵州还站在旁边。一泓清丽谁都不偏不袒。
一绳牵渡靠岸重庆码头,湖南媳妇撑开贵州纸伞,怀里奶着白胖胖的重庆小酣。
重庆崽儿戏水湖南沙滩,不是洽谈贵州生意,就是寻求湘妹子艳遇。

潮来浪去。吊脚楼不朽的历史,被一根根古老的树木沿河撑起。
风残雨噬的楼衣,已然包裹不住咖啡美酒的诱惑。
侗族的菜,苗族的酒,土家族的席,沿河两岸麻辣香鲜......
湘西。 黔东北 。渝东南。一锅煮三省,煮的就是这边城。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2-2419:34,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