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呆立成一排集体的孤独(外一章)

吟啸徐行
大街横冲过来,行人直闯过来,汽车一辆接一辆地硬塞过来……
梅,吓得躲在两边。
想重聚到一起,合力对抗风雪,痛痛快快聊会儿春天。可等了一年又一年,只好悻悻然作罢。
梅呆立成两排:一排集体的孤独,对望着另一排分别的寂寞。
同心已成为过去,成为老调,且无法重弹;协力正沦为憧憬,却无法憧憬。
一座园空空,花无踪,人无迹。
一条纤绳如冻僵的蟒蛇。
河床干涸了,船搁浅了,苍凉的号子隐隐约约地响起。
梅,一脸绯红,那是初春的惭愧。继而一身绿,黯淡的心情,总也无人理会。
之后,是老态龙钟,瘦骨嶙峋,期待下一世轮回。
 
 
鱼完好无损 夜摔得粉碎
 
卫生间里,夜滴落着,叮咚叮咚……
声响越来越大:雨花、雪花、桃花、牡丹花……;越来越密集:渔网、蛛网、铁纱网……渐渐找不到缝隙。
那夜从水龙头里挤出来,被一只塑料桶盛着,半桶、一桶。之后,开始漫溢。
那夜,是补给两条鲫鱼的氧,活力,激素,信心,慰藉……
一首经典老歌。
可对于我,先是催眠曲,再是浓茶、咖啡,接下来是绵绵不绝的钝刀子。
我想到一种功课,作业本掌握在别人手里。
越做越少、越做越勉强的……功课,还那么抓心挠肺。
泼剌一声,鲫鱼跳水,摔在地磁砖上。
鱼完好无损,夜摔得粉碎……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2-2319:34,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