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施云
【特别推荐】施云,男,1970年生于云南会泽一高寒山村。曾在《人民文学》、《中国文学》等刊物发表作品,出版诗集《九十九朵玫瑰》。现为《曲靖日报》记者。
 
 
白雾,万里京运第一站
 
黑色的山梁是马帮
从未被铜压垮的脊背
闪烁着星光的铜,从这里
起赴万里之外的北京
曲折、陡峭的崖道,是忠贞
从乌蒙隧道中抽出的
用来刺绣牵挂的一根根
丝线。透过白雾三圣宫檐角
那只三角眼,我仿佛看见
娜姑的先祖:那张
古猿人的脸谱的褶皱里
隐而一露无余的沧桑
将历史讲述成一个解不开的
死结。这枚
挂在乌蒙胸前的铜质勋章
正在照亮白雾的脸庞
 
 
钉子
 
像枚钉在故乡老墙上的
钉子,我始终横着一条心
挂着母亲紊乱的针包
或者父亲比钱币更珍贵的
纸条。比如曾经的借据
交费后拿到的收条
我承载的重,是父母
绝不可以的忘却。可我没能
挂住自己,花瓣般绽放的心
我的意志慢慢变得消沉
像母亲越来越弯曲的身子
再也承载不起生活的重
在弯曲之前,我想完成我
深入点,再深入一点的心愿
便利贴一样,贴在
离父母最近的墙上,像贴在
他们手指裂缝上的胶带
而此刻,我依然像枚钉子
钉在他们看不见的
另一面墙上,上面挂着我
一天比一天暗淡的肖像
 
 
我无法启齿去问一朵盛开的梨花
 
站在故乡荒芜的田野上
我无法启齿去问一朵盛开的梨花
它们怀揣的春天,白得
赛过冬天的雪。风的手是玩劣的
扬起它们的纷扬,像扬起我
曾经的梦想。在象形的
汉语拼音中,我找到了春天的
发音,却没能准确读出梨花
为秋天埋下的伏笔。我仿佛看见
一个个沉甸甸的梨儿,披着
露珠,把秋天闪烁得淋漓尽致
而此刻,我的身旁一派荒芜
除了一树挂满雪花的梨树
我看不出春天的模样。没有灿烂的
花海,没有五光十色来点缀
春天像我的心境,空荡荡的
我无法启齿去问一朵盛开的梨花
就像此刻,站在故乡荒芜的田野上
我无法在心田里,像父亲
种下土豆般种下会开花的文字
 
 
在红肥绿瘦的田野上
 
在红肥绿瘦的田野上
步履蹒跚的母亲
像个缓慢移动的逗号
她用铲除杂草的锄头
为玉米苗子断句
为籽粒般饱满的秋天
镀上黄金的色泽
但此刻,红肥绿瘦的田野
还未读懂她摇晃的
脊椎,正把疼痛置入
她的企盼
一生惜土如金的母亲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母亲
却从未种过自己的幸福
在红肥绿瘦的田野上
她只为自己
种了满头秋霜
 
 
在那片还算平坦的苦荞地里
 
在那片还算平坦的苦荞地里
父亲弯下比镰刀更弯的腰
小心翼翼地收割籽粒饱满的苦荞
像淘金者,不放过一丁点的
光芒。在阳光的照耀下
三棱体的荞粒以面粉的白
对父亲发出比秋收更丰厚的
感恩,它们一粒不掉地挂在
割倒的母体上,闪着星斗般的
光芒。它们没能照亮父亲
旧衣素裹的身体,也没让他
辘辘的饥肠安静下来
它们只在父亲宛如溪流的汗水的
嘀嗒声里,安静如一群熟睡的
孩子,被父亲包裹在
毡衫般温暖的荞笼里,等待
颗粒归仓。偶尔有鸟雀光顾
父亲任它们饱腹后大摇大摆地
飞走。小山般饱满的荞笼
密布在地里,像一排排
蹲在父亲身后的牧羊人,甩着
风声的鞭子,催促父亲
赶在霜冻前把苦荞收入粮仓
在那片还算平坦的苦荞地里
父亲放牧一生的土地和他一样
贫瘠而瘦弱,就像那把伴他
弯了一生的镰刀,割倒过无数的
苦荞,却始终没能割断
穷根,却一次次
划破他手指般划破了我的心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2-23 14:49等,荐稿编辑:韩庆成)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