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荐语

 
  作者发了一组诗到我的邮箱,第一首的《钉子》吸引了我,因为没有附网站发帖的链接,我就复制他的名字到网站去搜索。他2014年注册为流派网会员,因发帖不多,至今还是新手上路。
  昨天,为庆祝《诗歌周刊》200期举办的《被遗忘的经典》干预诗歌朗诵会,“旨在唤醒读者对敢于直面现实、发出真实声音的干预诗歌的记忆”。施云的这组作品虽然不是典型的干预诗歌,但在“直面现实”的层面,发出了他作为诗人的“真实声音”。 对诗人而言,发出“真实声音”,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迫而珍贵。
  我愿意从完全个人的视角,挑出诗中那些真实的、触动我的句子:
  透过白雾三圣宫檐角/那只三角眼……将历史讲述成一个解不开的/死结(《白雾,万里京运第一站》);在弯曲之前,我想完成我/深入点,再深入一点的心愿……我依然像枚钉子/钉在他们看不见的/另一面墙上,上面挂着我/一天比一天暗淡的肖像(《钉子》);在象形的/汉语拼音中,我找到了春天的/发音,却没能准确读出梨花/为秋天埋下的伏笔……站在故乡荒芜的田野上/我无法在心田里,像父亲/种下土豆般种下会开花的文字(《我无法启齿去问一朵盛开的梨花》);一生惜土如金的母亲/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母亲/却从未种过自己的幸福/在红肥绿瘦的田野上/她只为自己/种了满头秋霜(《在红肥绿瘦的田野上》);父亲放牧一生的土地和他一样/贫瘠而瘦弱,就像那把伴他/弯了一生的镰刀,割倒过无数的/苦荞,却始终没能割断/穷根(《在那片还算平坦的苦荞地里》)。这些句子,在不同诗题的各自抒写中,在以小见大、由表及里的不同向度上,传递给我近乎一致的感受和思索,并在内心多个角落,弹出长长的回声。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