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恐惧,我要喝点白酒

——一个学者自杀前的微博

牧之歌(整理)
2016年2月19日晚,华东师范大学政治系青年学者江绪林自缢身亡,最后一刻,他于19:57分在微博发出一张黑白照和一封遗书,包括财物、书籍、课程的处置、有基督教信仰的他与主说的话,最后一条是:“我恐惧,我要喝点白酒。”
江绪林曾说:“其实我不热衷政治,只是今夜还是很悲伤。”
 
 
1月21日 20:30
 
读书完全不专一
花了一个多小时坐车去吃必胜客的黑椒牛排
随后去地下的muji买了一个小水杯
前几天无心中冒犯了一位朋友
改天有机会小礼物送之
但愿就好了吧
 
1月24日 13:08
 
晴冷冬日,研究生食堂,青椒肉丝盖面,窗边有阳光洒落的座位。
面条鲜美,正吃着,阳光突然消失,餐厅阴暗下来。
扭头朝窗外瞅了一眼:“太阳跑哪儿去了?快出来!”
继续吃面,不想十秒钟不到,白晃晃的阳光又洒落在我身上。
不禁想起了《圣经》的话:
“只要信,心里没有疑虑,上主必给你成就了。”
 
1月26日 10:14
 
对我来说,true siam hotel Bangkok 提供的早餐是太丰盛了。
吃完回房间晒晒太阳睡睡觉、看看书、洗一下衣服。
等肚子饿了,再去吃饭。
 
1月29日 00:19
 
世界是废墟
世界是我的世界
我是亡灵
 
2月4日 18:53
 
有点恐惧
自己退化成一个无思无想的吃货了
 
2月6日 13:03
 
油焖虾、蒜苗、米饭,午餐。
今天的阳光真好:好想出去走,只是不知去哪儿。
一只流浪的猫咪可怜兮兮地在我脚前叫唤,
便与之分享了一只虾和所有的虾头;
它不吃蒜苗。
 
2月7日 12:00
 
阳光明媚,心灵泛起残存的柔情
出门之前,去办公室瞅瞅那10多日未见的几个盆栽植物。
若是活着,就给浇浇水;
若是枯败了,就告别一下。
 
2月8日 17:55
 
晚餐;来了一只猫;
又来了一只;第三只;第四只;……
突然就好无趣了。
 
2月13日 23:45
 
对自己绝望和麻木,知道自己是丧失了灵魂,只有躯体存在着;
对国度亦然,它不会幡然悔悟华丽转身,而必定是衰竭后才可能冒出新芽。
惊惧的是,它总是让人想起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那个其衰败持续了300年的漫长时光经世界大战才枯竭瓦解的欧洲病夫。
其间,簸扬中的人们还是要战战兢兢地祈求平安和福佑。
 
2月14日 13:48
 
很幸运,今天赶到圣堂离礼拜还有很久,几乎还没什么人。
来到祈祷台前跪下安静祈祷一会儿:
短短几分钟,像天长地久那么漫长。
 
2月16日 23:00
 
11楼旁,春天的花
看到太美丽的人物
我会暗地里鼻子一酸。
 
2月17日 16:29
 
今天给办公室做了个小扫除。
春节以来一直呆在宿舍,很少来办公室;
为了空气流通消除甲醛味,春节期间窗户都是全开的,
灰尘不说,因为上海这个冬天特别冷,
办公室的5个盆栽全部冻毙了。
 
2月19日 03:11
 
喜欢香港,以至于我曾心中挑好了一个辞别的地方:长洲岛南端,
但突然间,香港变得那么焦虑、痛苦,陷身撕裂和冲突;
我也不敢想象再能去搅扰,增添她的苦难了。
 
2月19日 12:57
 
安安静静地死去
还是反击还是偷生?
 
2月19日 13:05
 
无法反击,
因为本身没剩下值得捍卫的美好之物,
公共正义也没有燃烧我的心灵。
太累了。
 
2月19日 19:40
 
下午去了一趟教务室,
本来想把那个无印良品的小水杯送给高老师,
以对上回的冒犯表示歉意,可惜教务室没人;
傍晚去了趟吴泾步行街巷子里的“小宋棉布店”,
那里的大姐帮我将呢子大衣改短了一截,
去取了回来。
天在下着小雨。
 
2月19日 19:57
 
饶恕我吧,赦免我吧,
上主啊,请你开启希望之门;
哦,正义…我接受……
 
2月19日 19:57后
 
我恐惧,我要喝点白酒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2-24 11:28,荐稿编辑:韩庆成)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