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荐语

 
  知道江绪林这个人,是在2月19日夜,也就是说,我知道他的时候,他已经喝下壮胆的白酒,去了天国。网上点了很多红蜡烛,从零零碎碎的文字中,我简单了解了这个人。
  对中国知识分子而言,19日也许是个分水岭的日子。过了几天,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史学天才,追江绪林而去。接下来,就像你我看到的,微博中比较活跃的一些知识分子,不能再说话了。
  我不赞成江绪林最终所采取的这种决绝方式。在20日发的一条微博中我说:“亲者痛,仇者快。不值。”确实不值,因为你并非已无路可走。如果追求进步的方式有一百种,以死抗争,无疑是最无力、最消极、最事与愿违的一种。似乎只有遥远的封建时代,才存在以死相谏的土壤。
  感谢牧之歌精心整理出江绪林微博上的这些文字,我们看到,这位哲学博士的微博语言,不少带有诗的气质。可能有人质疑这不是诗歌,我以为,至少与那些风花雪月的无病呻吟相比,它远远接近诗的真谛。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