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依

马永波
午夜,闪电撕裂厚重的天空的帷幕
他从黑暗中醒来
雨在外面诉说着微不足道的小事
像幽怨的妇人擦亮一颗又一颗钉子
房门无声地打开了,或者是一直开着
一行小小的赤裸的脚印
啪嗒啪嗒走到他的床边
他闭着眼睛,一只小手掀开他的被子
一个发抖的小身体,在他身边躺下
转过身,抱着被角,满足地,很快睡着了
呼吸像炉膛里忽明忽暗的余烬
 
依然是午夜,梧桐树光秃的枝型烛台
雨寻找着万物的缝隙
闪电偶尔照亮小教堂白色的尖顶
漆黑的栅栏,一个木十字架上枯萎的小花环
他在黑暗中睁着眼睛
房门无声地打开,或者是一直开着
一行小小的湿漉漉的脚印
像落叶,啪嗒啪嗒走到他床边
他希望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光裸的青色腿弯
但什么也没有,只有一股寒气钻到他的被子里
雨从红砖烟囱里落到冰冷的炉膛里
远处废墟上的灯光,照亮一个空空的房间
阴影靠在墙上


(选自《海盐儿童文学班》微信公众号2016-2-23,荐稿编辑:曹谁、深雪)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