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当选《诗歌周刊》2015“年度诗人”的授奖词

 


  山月的诗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有举重若轻的能力,平凡生活的点滴细节,经过诗性的点染,无不焕发出神奇的一面,越是平静乃至平淡的叙说,到最后越是翻转 出奇崛,是顿悟,也是灵视。在这样的瞬间,我们获得的不仅仅是某种冷水浇背的觉醒,更是与存在本身的相遇,这种相遇便仿佛是捻花微笑的刹那,一念常惺的同 情。仅止于此,虽足可成就诗人物外之物的一番美意,然于我更为重要的一点在于,对事物真相的发现,同时也是对自身本相的体察,这种体察中往往隐含着对日常 生活悲剧性的理解,一种挥之不去的痛感弥漫在他的诗中,不激烈,也不乖张,但却让你长久地有所回味。
——马永波(南京理工大学诗学研究中心主任、文学博士后)


  青年诗人山月运用口语对日常生活进行真实的观察、记录与诗性叙述,他不满足于对外在现象的生动叙述与书写,而更看重于展开对日常人事的心灵对话,这心 灵对话在我与他者、我与自我之间双重缠绕,互为溢出,如此使得山月的日常生活叙事进入到精神叙事与灵魂叙事的层面,有力地彰显出这位青年诗人在诗歌写作向 度与发展前途上的无限可能性。
——谭五昌(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


  山月以本真的少年情怀,专注于捕捉日常生活中的隐喻,经营着属于他自己的世界,点亮了不一样的人间烟火,既烛照出生命的温暖,也隐含着被囚禁的不可遏 制的力量,在某种程度上,敞开了生命体验的深邃,乃至于锋锐。他的语言本真而澄明,妥帖中见奇崛,简洁中蕴醇厚,往往就在“一根弦/震动起来,无法自制” 的刹那间击中了读者的心灵。同时,他的个人化的艺术世界与外在世界之间构成了一种奇妙的摩擦关系,折射出这个时代的心理阴影面积和生命的异变。
——赵思运(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教授)


  山月的诗在抒写日常生活方面富有特别的情采,日常事物不再是客观的孤立之物,而是投射着诗人情绪的暗影,似乎笼罩着一层轻微的薄膜,也有清晰的一面, 那是从诗里传出来的声音,断断续续,欲言又止。诗人观察的眼光非常敏锐,能够发现隐含在生活琐细之中的诗意,生活的细节看起来都是信手拈来的,却又有精致 的打磨,因此,山月的不少短诗都经得起反复的琢磨。在诗人的笔下,日常情境被恢复为一种情绪性的诗意氛围,一物一事似乎都处于漂浮的状态。这可能也是生活 的本来状态,但需要诗人有一种发现美之为美的眼光。不过,抒写日常生活也不能完全停留于鉴赏的心态,要防止日常生活的粗粝流失在精致的雕琢之中,这可能也 是山月需要注意的地方。
——吴投文(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每个月,你都会收到/父亲的汇款/像是领取一份工资/你的工作就是/在外地安分的做一个儿子——这是一位“职业儿子”、诗人山月《薪水》里的句子。这 样独具慧心的生活经验,在他的诗歌写作中比比皆是。由此看来,山月善于在生硬的现实和泥土亲情中找到诗意,并且以他的方式表现出来。这样的创作手法或许不 为他所独创,但在这寻常的生活经验中所发掘的新的寓意以及这些寓意为我们带来的会心却只能属于他,他的发现。一只只圆滚滚湿漉漉粘满泥巴芬芳的山药蛋属于 瓜地里那个紧捏着铁楸不息倒腾的人。山月便是这样一位心中有诗、生活中有心的诗人。这样的久历弥醇的诗句在一些老诗人的作品中常见,但这位山月应该是位年 轻才俊,我想。
  现实生活中,哲学往往被一些人忽视,“哲学不能带来金钱”成了他们的思维定势。一位著名哲学家揶揄地说“当年马克思撰写《哲学的贫困》如今则出现了 ‘贫困的哲学’。”但事实证明一个轻视理论思维的民族是不会有光明的未来的。我们欣喜地看到有这样一位歌者,在不见首尾的生活原野中自觉举起他的哲学武器 如地质勘探队员操持锤子:他经过的路径推满黄铜、矸石、石墨、 碳化硅、 铁矿石、 镍矿石,间或有真金、宝石闪烁。这便是那个名叫山月的诗人对我们的奉献。对新诗的奉献。
——普冬(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教授、重庆理工大学文化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山月的诗,宛若山里的月光,遍洒苍茫大地,普照芸芸众生。它们从不给人带去些许温暖和慰藉,只是大面积地滋生抱憾或放弃,无奈与隐痛,孤独和震动,想象与描述。它们既是大地上的杂碎,又是开在天上的花。它们是从第六根弦弹拨出的邈远颤音。
——杨四平(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古人讲,怨而不怒,怒而不怼。很多诗人把批评立场变成了对当代噬心主题、尴尬遭遇的个人吐槽与骂街,看似维护人心与民权,其实使诗性表达沦为二流“政 治”语解。欣喜年轻而陌生的诗人山月,始终保持那样一份淡然与洒脱(他甚至有些自嘲),而不是极尽个性张扬,将姿态凌驾阅读。他的诗里有着绵绵内劲,太极 拳一般发招,化去浮躁,变成力量。他的作品手法多样,表达准确,具有着清晰的意象思维、意境思维(而不是句子思维),善于将微小题材嵌入现代/后现代的文 化拼图,并在那里充分表达个体的观感与精神。他的作品使我们看到了诗意的光辉——对人心人性的某种积极维护,这是一切创新创造的底限,仅这一点,就让我对 山月刮目相看,并为之点赞。
——刘川(《诗潮》杂志社主编)


  诗人山月用一双好奇的眼睛,凝视着这个让他时时有所发现和感悟的世界,把他所看见的事物赋予了崭新的含义,奇思妙想在他的诗中比比皆是,诗情画意在他 的诗中处处绽放,既有刹那间的在场感,又有穿透心灵的纵深感,诗篇语言干净灵透,想像奇谲,情感充沛,弥漫着深深的沉思,充盈着浓浓的激情,简短的诗行中 蕴藏着巨大的情感风暴,一次又一次的激发出阅读趣味和审美快感。
——唐诗(《中国当代诗歌导读》主编)


  山月找到了诗歌写作的基座和根据,世界与大地的“摩擦关系”,显得开阔而内里,亲近而遥远,加上有一种将现实变成修辞并带有个性化的腕力,以日常观察的小口径、大视野,表达了生命体验和事物、真理的诗意存在。
——方文竹(《宣城日报》主任编辑)


  山月有一把仿佛与生俱来的解剖刀,善于从日常、凡俗、细微的事物中发现通达人性本质的缝隙,从而赋予时间以诗意的命名。作为90后的一位年轻诗人,山 月能在汲取流行诗艺的同时强化自我独特的生命感觉,挥刀直取刹那的灵悟,以温润朴素的语调和舒缓充沛的气脉贯注其间,不温不火中开掘出通向辽阔的诗境。他 是又一位从生养自己的这片土地和精神赖以延续的乡村经验中走出来的诗人,他的诗句中流淌着比较纯正的现代汉语的血脉气息,让我感受到新一代诗人和当下汉语 新诗日渐成熟的精神气象。祝贺山月成为《诗歌周刊》2015年度诗人!
——马启代(《长河文丛》主编)


  山月的诗歌有很强的控制力,他的爆发点几乎都隐藏在语言内部,笔触之间从容不迫,更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所写。他的诗中飘散着一股迷离的阴阳之美,男 性的角度中透露着女性的思维,两者混杂,让人捉摸亦让人陷入其中。他没有少年故作老沉的作态,更多的是生活化的场景和断句,经过他巧妙的安排和设置,却也 发生了超出生活平庸本身的奇迹,即是你读完上一句,未必能经过逻辑推断他下一句要写什么,等看到他的出手后,又觉得高明而非生涩。
——余幼幼(90后诗人)


  我们这个年纪的诗歌写作者,往往感情丰富而拙于表达,常常言不及义或情感泛滥,山月却像一个旁观者,冷静、客观,对人和物有更细致的观察和更深刻的思 考,通过平静的叙述由浅入深,层层剥开生活的表象,发现人和物的命运的悲剧事实,但他不满足于对真相的呈现,而是进一步将个人体验和对事物的合理想象构建 一个基于真实的虚拟世界,延伸了诗歌的视野,增进了诗歌的阅读趣味。另外,山月克制、准确的表达让情感的回响更强烈,这值得大多数90后诗歌写作者学习。
——小易大人(90后诗人)


  年龄并不能阻碍一个优秀的诗人,成长在流派网的小诗人山月绝对是其中佼佼者之一。他和大多数年纪相仿的诗人一样,当下,现场,单刀直入,口语。但他超 脱了这个年龄的羁绊,如同他的医学院学生身份一样,他擅长运用器材,显微镜,纱布,手术刀……在口语成诗中,他没有放弃意象,熟练而老道,他能把一些细节 放大,变形,并让细节与细节互相产生巨大的扭力。这是九零后诗人中难能可贵的功夫!在山月的许多诗歌中,我们可以窥见,他已经具备了于无声处听惊雷的耳 朵,也生成了口吐莲花的嘴巴。一个诗人,能倾听,能述说,就是成功的。祝福山月,祝福流派!他的当选,流派之幸!
——张二棍(《诗歌周刊》2013年度诗人)


  清晰准确的陈述是写作的第一要素。但诗歌不容易做到这一点,因为清晰准确会让诗意全无。我们见得最多的诗有两种,一种晦涩朦胧,一种直白如话。语境清 澈而韵味深长的诗不多,山月的诗当属此类。山月的语言自然灵动,浸润其中的人就像踏进一条潺潺的溪流。缘溪而行,三两次峰回路转,它就轻盈地为你带出一座 断崖,一座绿潭,或者一道幽深的峡谷。山月创造诗意的方式可描述为:用一条溪流呼唤出直立的水,呼唤出冰,呼唤出吞噬水的裂缝……山月的诗,通过对庸常事 像的陈述,把人引向一种更加真切纯粹的存在之境,让人产生或惊愕或疼痛的感觉。虽然山月的诗也像多数口语诗一样属单线挺进型,但它们是*********,哧哧地闪着 火花,导向一场让人晕眩的爆破,不像多数口语诗,从头到尾一根藤,顺着这根藤你连瓜都摸不到一个。
——陶杰(《诗歌周刊》2014年度诗人)


  优秀的诗人是不可能被遮蔽的。尤其是当人们读惯了主流诗坛的势利之作、平庸之作后,忽然发现还有这样一些作品能让人眼睛一亮、怦然心动。山月的诗歌就 是能让人眼睛一亮、怦然心动的作品。之前,我没有读过他的作品,是中国诗歌流派网让我有幸读到了他的诗歌。我们应当承认,在文本面前,所有的诗人应该是平 等的。《诗歌周刊》就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展示的机会,给平庸、势利的诗坛吹来了一股新风,吹走了覆盖在本来就很优秀的诗人身上的尘土,让他们能够在阳光下 熠熠生辉。山月的诗可以说没有什么技巧,更不装模作样,语音质朴,直抵生活的内核,不麻木、不世故,这在当下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
——乐冰(海南省诗歌学会副主席)


  他的诗大多能在日常中有新发现,乡村追怀、生命感悟是其诗歌主要情结所向。在浮躁的世纪风中,连生活角落旮旯仿佛都已被无数诗人感觉无数次抚摸的当 下,能有发现已经可贵;能将发现表达得透明、单纯而又毋庸置疑则更难得。特别是对于90后作者来说,与同侪的区别在于他不去猎奇,更非异类,他只是面对身 外周遭世界,冷静、细腻地去体察,呈现自我感光后的事态人生显影,附着自身的底色,选择自明的特写。
  “小”在他的诗中是标志性符号。小感悟、小哲思,小乡愁,小生命,小情小景,当然也包括小发现,个中多属于人生普世基质。可见他不是感受时代潮头的作 者,而是在风平浪静中,在被一遍遍赶海之后的岸边,在贝壳早被捡拾殆尽之后,继续就贝壳尚存的模糊印痕感怀出丝丝缕缕的况味;抑或就捡拾回来放在确定位置 多年的现成雕饰继续寻求打磨的可能性。作为中国当今传承者的一代,在他的诗意体验中,当然也融会一些时代与历史的烙记。虽然还有一些诗,感觉指向点尚显牵 强,但我相信随着阅历进展与冥思深入,他的诗思自然会更加醇厚,分量同样也会应然而强化。
——张无为(《诗歌周刊》执行主编、赤峰学院文学院教授)


  山月是一个正在成长中的具有巨大潜质的90后诗人,难得的诗性敏锐与超凡的洞察力使他在众多的诗写者中脱颖而出,他的耐心、活力和才情使他的未来意味 着更多的可能。他现在的诗歌已然相当的成熟,心灵秩序与诗歌的美学尺度驾驭从容。与其他同龄人相比,在对情感的把握和对现实的触及上更加地深遂与深入,也 更加地智性,如《薪水》《两条鱼》《无奈的事》《抽纸》《因为舍不得》等诗作,感性的情绪渗入智性的思考,呈现出生活与情感本身应有的庞杂与了悟,表面的 轻松中含纳了深刻的内力。任何事物在山月这里都可以入诗,而且自然妥贴,随处可见狡诘的智慧。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语言与情感链接的无缝,让他的诗歌具有了 不可小觑的气候。
——宫白云(《诗歌周刊》执行编辑、中国诗歌流派网副主编)


  山月的诗具有90后的显著特点,多以沉思默索见长。他用各种看似随手扑捉的意象,言说生命的感悟和舌尖的酸甜苦辣。他的诗语不事张扬一如平缓的溪流, 却处处泛出阳光的亮色,也时有生活暗流涌动的漩涡,引人思索警醒。他的诗你可以喜欢亦可以不喜欢,但当你潜心读过之后,心田终会有一丝涟漪荡起且余音绵 长。
——王法(《诗歌周刊》执行编辑、中国诗歌流派网副主编)


  山月的诗用语简洁、干净,在貌似日常的叙述中,不动声色地滑过几个圆润的弯角,像螳螂捕蝉,将飞遁的诗意,在瞬间捕获。这个过程展示了诗人颇为老道的 诗写技艺。从发表于《诗歌周刊》及《诗日历》的这26首诗来看,“故乡”是诗人所关注的焦点主题。无论《薪水》《田野》《臭鸡蛋》,还是《另一个故乡》 《因为舍不得》,都内蕴着浓烈的乡土情怀。另外一些诗则透过生活的表象,作深入精神层面的逼视和拷问,如《虎》等,在不平、无奈与压抑中,保持着诗人精神 的纯粹与坚忍的骨气。作为九零后新生代诗人,我们有理由对他抱有更多的期待,特别是在对人的生存困境与心灵镜像的开掘等方面,不断走向开阔、立体与深厚。
——冷铜声(《诗歌周刊》执行编辑、中国诗歌流派网群组副主编)


  90后诗人山月以他年轻而又敏锐的笔触,依托清新口语,多感、立体、具象、别致地呈现了亲情的浓度,生活的纹理,灵魂的味蕾,底层的角质,生命的痛 感,自然的悲悯。而这些,都在不经意间用他诗性的艺术素养,不着一力,却于突然之间翻转、体悟、提拉,有效发散了个体的审美价值和哲学思辨。在时间与空间 的维度中,展示了个体的独特思考与精神指向。文字静灵、情致偏冷,但蕴含深切,潜在的暗流浪花朵朵,较好地引发了读者的共鸣和情感发酵。
  文本轻盈,但质地却相对瓷实。也许是学医的,对人性、对生活、对情感、对大世界自然物事,无论是存在,流动,生长,还是消逝,诗人山月留心了日常很多 细节,切入角度有自己个性的药理表达。小诗《臭鸡蛋》,读了一遍,就难以忘怀。那种思亲、念亲、感亲,代沟间无法消除的胶着、对峙等复杂况味,以新颖具象 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可触、可感、可视、可回味,令人信服与感慨。相信经过时间的淬炼,山月能够创作出更为厚重与历史性突破的深质性诗文本。
——子青悠然(《诗日历》编辑、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主持人)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