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以前作品

诗十五首

山月
甜的

眼前糖尿病这一章节,向我叙述着:
一个填满糖分的糟老头子
两年前,被堵在了血管中央
如今被埋在了土里
他那么甜,他下辈子一定可以是
苹果树,橘子树,或者香梨树
而若干年后,我也会去山里寻他
那时候风会推开用来遮蔽果实的叶子
他挥手,招唤我走近些
“人生结了苦果”他说,他要我尝尝
现在的果子很甜并且,了无牵挂


今天,我通过百度回了一趟家乡

今天,我通过百度回了一趟家乡
当路标,更迭成了“百度百科”
当陡坡,被压缩成一张低分辨的照片
我抵达的时刻,万物安静。
我遇见的,是我曾经历过的
房屋低矮,道路颠簸
雨霁后是背靠竹椅,领受阳光的人。
这座拥有六万人口的小镇
我回来了。我铭记过的村庄:
山下、云泉、楠木、车谷岭
今天被我反复念想
今天我用鼠标,双击了谁家的门。


毕业照

给你的须发留下纪念
给你渐宽的下颌留下纪念
给你的红色毛衣留下纪念
给你足底的跋涉留下纪念
这一天
它们帮着你,在塑胶跑道前边
驻足、犹豫,面对镜头吃吃地笑
它们拼凑出一副你日后所见的老样子
那是满带书生气的样子,阳光温煦
阴影落在相片的背面
它们将你拖入镜头是为了,在多年后
看你从镜头里出来,拍动身上的灰尘


角力

昨天棉毛衫还是最贴心的
今天却使你力不从心
为了拧动这件棉毛衫
你已经咬紧了牙关
为了说明,在这次的角力中
你是迫不及待的,无法更改的
你情愿在流水中
置入一个与你较劲的人
你们如此敌对
你们被一个炸裂的泡沫
推向两边


突然记起一位女生的名字

突然记起一位女生的名字
叫做 梁飞雪
而其他的
什么也记不起来
不记得 当时飘落下来
哪一棵树 伸手将她
接住却不是拖住
而到底飘了多久
才能称得上,“飞”?
不得不承认
如今的记性很差
我反复叨念着
“梁飞雪,梁飞雪……”
记忆的旷地上,刚刚是空的
现在不仅有雪花
还有人走过的迹象


一个人的体温不够用

冬日里,一个人的体温不够用
冬日里,我才察觉,体内的池水还未烧开
而气管正呼呼冒着水蒸气
一个人在半空中抖动数次,使最远的树
掉光了最后一片叶子
一个人双手摩擦着,天冷令他若有所思
发凉的感觉,让他不知道拿手头上的光线怎么办


课桌

课桌取自于一块松木
所以你无法制止它,继续开枝、散叶
从中年走向暮年
你可以发现,它仍在用年轮来数数
既不做加法,也不减去
你调皮的样子,你瞌睡虫的样子
它有足够的耐心,一直守住你
到你离开时才对你说起:
你曾经也是枝桠间的一只小雏雀啊
没有羽毛,身体很轻


植物

昨天吃下的韭菜 西葫芦
并没有使今天的我 看起来更接近于一株植物
我不能借助天光的力量 制造糖分
也就不能对眼下的生活赞美说:
“甜,奶油味,桂花膏……”
后来我想过了 多年后我醒来的地方
一定会有我曾走过的痕迹
我静坐着 是番薯藤
等待着挑粪的农夫 拣选一条小径


流水,不过如此

你的安静,不过如此
你这暗自躁动的水袋子
流水的背后是推力
流水的本身是个弯道
流水穿桥而过,你的影子
越洗越淡
让水歇一歇吧
让命中的石头撤回伸出的左脚
又一把将你扶起
你的惊异,不过如此


天空

为什么天空越飘越高?
我坐在人间
感知风继续由脚底向上奔涌
天空总是显得这么纷乱
是时候给它排序
是时候计划,将一生安顿在
这片云或者是那片
天空最终飘出了世界之外
很多被放飞的气球
又重新被一双手牵住了线头


再过老家有感

无法想象的是
原先红墙青瓦的地方
烟囱,竹笋
大地在不知不觉中
犯了烟瘾
它们老练的
一圈一圈吞吐青烟
母亲曾坐在烟圈的中心
坐在小哈巴凳上
竹笋一层一层剥落
越剥越细
直到疼痛,直到
我伸出右边的食指
吮吸着,喝着自己的血


被允许的粗暴

想把体内淤滞多年的脏话都吐出来
好让身体干净,内心轻松
我对一截树杈动怒
我不满一棵树长出了不同的陌路
而我们约在同一个地方
碰头,离开
我说“他妈的”,“该死的”
我在拖动滑轮往回赶
时间的摩擦音里
这呼之欲出的、带劲的粗暴
——我爱


没有古道

所谓沿途的风景:
村夫,牯牛,远山朦胧
加速的客车
减速的流水
坟地里,睡午觉的幽灵

这里没有古道
只有归途
寒鸦早就回到了巢穴
你在奔波
借用了一副瘦马的躯体


虫儿

我从被窝中取暖
从空气中取呼吸
从百平米房子内找
寂寥是什么东西?
这个冬天格外温煦
妈妈在清洁旧家具
我来到阳台
身上的虫儿,伸着懒腰
身上的虫儿,不想
过几天又长大一岁


指纹

你最高的吃水线到此为止
你最细腻的部分
已经触及到时光潮湿
时光漫上岸来
你仍是那个光着脚找鞋的人

很多人已经模糊不清了
他们在消失的指节里
意外地,发现了当年按指印的人
他们涂抹完紫红砂后
又看似轻巧的将生活压出血来

(选自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90后诗歌栏目)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