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江湖熬成汤

山月
◆刀豆

既是刀,又是豆
是一把刀终于想
放下刀

把它腌制起来
刀锋会变钝
但可以空出更长的时间
让刀忘记刀

做一株豆子多好
做一株不争的
把江湖熬成汤的豆子
多么有意思


◆所有的早晨

和所有的早晨一样
清明节的早晨
最先选择去扫墓的
是那个扛着扫帚
清扫大街上成堆落叶的人
是她,把曾经走过的路
仍在走的路
将要走的路
扒开来,描述为墓碑
告诉我,有这么个地方
旧坟如新坟


◆感冒者说

感冒的时候,我通常
要在你写下的处方里
找到那个惯于在风中
漫步的自己
这真像你特意写给我的
一封不知世态炎凉的情书
你说,在药片与药片之间
在颗粒感与颗粒感之间
这种药微苦
不能包治百病
却能暂且驱走这个世界
对你深深的寒意


◆穿山甲

从没真正见过穿山甲,只在火车穿过隧道时
想象到把整座山穿在身上

信号都消失了
你被挡在外面,如果你正好也想到了穿山甲这个名字
你或许打算为我做一件马甲
棕褐色的,棉质的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