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吴投文
我点亮身体里的灯盏
 
我点亮身体里的灯盏
 
自由已不复存在
时钟加速空转
天上的事物保持僵硬
 
只有一列隆隆的火车
穿过我身体里幽暗的隧道
到远方去,到远方去……
 
只有露水和你一起躺下
 
 
弧线
 
“用手来打断空中飞过的弧线”
你站在窗前自言自语
那道弧线是彩虹
张挂在远处的天边
 
青山叠翠,有鸟飞过
这是另一道弧线
“打断它”,你又说——
在心里悄悄地打开一扇窗户
 
 
纸上的异乡
 
一位诗人在一张白纸上行走
他踩下的脚印带着墨汁的斑垢
他的苦楚淋漓,发出灼热的叹息
 
他终此一生没有走出这张白纸
这是他的贪婪。他看见门庭空荡
充满灵魂解体的气息,而肉身不腐
 
世上没有流完的泪不能打湿这张白纸
他像一个囚徒,也像一位旅人
在异乡的黑暗中等待天亮
 
纸上的异乡,他的青春剩余在这里——
被抛弃,又被挽留,他献出光明
一张纸诞生一个国度,而光明又使他晕眩
 
 
洗浴
 
很多年了,我独自到河边洗浴
黄昏的光芒照亮河水,露出
我赤裸的身体。清澈的岸草
在微风中抖动,隔着尘世的隐秘
 
我独自到河边洗浴,很多年了
我一件件退去衣物,看清了
身体里的废墟,又一件件穿上
终于露出了破绽,是的……
 
 
父亲的晚年
 
我模仿父亲的晚年
模仿他的老年痴呆症
模仿他对死亡的恐惧
也模仿他对死亡的抗拒
 
父亲在模仿生活的另一面
他模仿童年的天真
模仿青年的躁动
模仿中年的悲伤
 
当他突然安静下来
眼神变得非常祥和
这是他最后的妥协
他已经与死亡和解
 
我愿意模仿他身体里的神灵
却不能模仿他对生活的全部热爱
哦,父亲懂得保守
而我并不懂得平静之美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4-2 23:04,荐稿编辑:张无为)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