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生之赤者
啄木鸟走后

啄木鸟走后
树干上留下许多洞
洞里已经没有虫
没虫的洞
空着
空得像个
别墅
住过二奶或三奶


菜市的公鸡

在凌乱,肮脏的摊位前
在早晨八点的时候
在我就要坚决离开那一刻
一只公鸡
突然放声歌唱———
那么响亮

它昂首挺胸
它头顶血红
它羽毛炸开

它脚上还绊着一根绳
它旁边就站着要杀它的人


一只蚂蚁

我决定写一只蚂蚁
万千蚁群中的那只
分不清身份的
一直匆忙赶路的那只
看不见危险的
掉下悬崖又爬上来的那只
爬上来又被推下去的
被玩弄的那只
不知愤怒和悲哀的那只
噢,蚂蚁
谢谢
让我认识
一个
小小的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6-4-7 10:23、15:50、4-9 15:07,荐稿编辑:小陶)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