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北方雪狐
陌生人
 
陌生人的身上有我的记号
我吸过的烟火,从他的嘴里吞吐
我说过的话,他都深深掩藏
暮色里,他步履匆匆,这多像早些年
我马不停蹄的赶脚。灰暗中
他的眼神,冷峻、孤寂
从他单薄空瘪的背囊,我感到了
他在人间的不快和忧悒
我多想拽住他,坐下来喝几杯
可我只是目送,他在暮色里渐行渐远
直到那斜长的影子,钉进落日余晖
仿佛我漫漶的一生至此
有了湿漉漉的怀念
 
 
在湖边
 
天上有的,湖里都有
天上没有的,湖里还有
一只水鸟弹开翅膀,它的尾翼
点击水面的刹那,一些回忆
在我心里荡漾了一下。又像是遥远
的岸,把我推向天空与湖水之间的虚无
在那里,我听见过往的风
一遍又一遍地拂拭着
我蔚蓝色的名字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4-7 09:47,荐稿编辑:嘶沙、楚木、燕子飞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