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碎品

小易大人
“女生在酒店被袭击的新闻你看了吗”
我摇摇头,在想一首诗的结尾
“我们女人真可怜,自保的力量都没有”
要有一个宏大的场景,要营造天地之间
只有一人的孤独氛围
“还有那些独自走夜路被杀害的女人
都来不及给世界留下一声尖叫”
不,要有两个人,一男一女
像上帝创世时那样纯真和愚昧
“社会还是这样野蛮”
也许一个人也没有更好
“造物者把我们造得这样美
而美丽的事物是危险的”
对,一个人也没有,这是一首虚无之诗
“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在心里回应
她在我面前裂成碎片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6-4-8 00:09,荐稿编辑:韩庆成)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