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碗

洪芜
碗不大
日月在碗底点灯
大海在碗沿滑翔

用它接风花雪月
从未接满
用它盛五谷杂粮
从未盛满

把眼睛靠近碗边
牛羊在瞳孔里吃草
将耳朵贴近碗沿
涛声在耳蜗里推浪

它没有缺口
没有漏洞
圆滑光亮,瓷器的肌肤

现在我必须牢牢地端稳它
即使脚步摇晃
也不能摔碎
瓷片是泥土中的刺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4-8 13:58,荐稿编辑:二哥)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