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个词

地父
假意的玫瑰,虚拟的晨曦
无情的死神,丑恶的王冠
……
此生早已领教太多。我曾经那般遥远
在水中深爱火焰,一条不归路上
结草的同伴终未出生
万物都被形容,我也被形容
不恰当的形容是多数
跋涉了一生,只一件事没有成功
想做个词,被这个世界引用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6-4-6 10:56,荐稿编辑:小陶)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