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尿

刘小文
春天,是个大尿壶
一大早,都在尿尿
看不到人,只听得
壶里呵呵响

一些有脸面人,总躲在暗处,
干一些不体面的事
偶有一两人被揪出来,登在报纸上
看到了的人,都用报纸遮住私处
幸灾乐祸地说三道四

这些人,总是抬头看天
尿到哪,就往哪里钻
好像尿是他们的祖宗

找不到厕所的人,都站在路边尿尿
他们借树木遮羞,或者面墙而立
尿到墙上,再慢慢地渗过草尖
尿湿巴掌大的地方,画一张胀红的脸

懒得尿你
有人在背后骂
其实,许多事物都是被尿醒的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6-4-9 10:18,荐稿编辑:小陶)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