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纳

宗小白
婆婆纳
长在我八九岁的记忆里
在太祖婆的坟边,每年春天
我去看它一次
不知道它的名字,就像不知道太祖婆的名字
其实,《植物》里这样记载:
婆婆纳,路生杂草,可入药……

可怜的太祖婆,每年春天
我才去给她当一回
药引子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4-4 14:46,荐稿编辑:陶金喜)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