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类

安氏
最先爱上的,是三鲜粉丝包。
粉丝的滑腻线条,缝纫了
包子的内部。再过几天,
青菜包堵住了我的唾液。
一茬茬的青菜,翻山越岭
藏在面粉似的房屋里。
每一种包子都很任性:梅干菜肉,
玫瑰豆沙,香辣洋芋,香菇鸡丁......
纷纷证明了,食物的后现代美学。
鲜汁肉包够传统,在齿缝间
发挥中国好味道。每一个包子
都很如意,酱肉包、酸菜包
黑芝麻包坚决不做吃中贵族。
蜗居于城市乡村的小角落,只要
我们牙齿一挤,舌头一卷,
咽喉一咽,它们就更靠近了
生活的中心,至今近两千年。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6-4-10 11:53,荐稿编辑:沐雨)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