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故乡

海湄
我还年轻,谢谢故乡的事
要等杏子白了以后
 
再说,的确
除了白杏,我也没有别的味道
 
白杏在天穹变成了星星
麦子熟了,酸枣熟了,刺熟了,石头熟了
锅也在沸腾中熟了
沸腾的锅里
有外婆蒸的大碗咸菜
她一边倒腾手一边摸耳朵
 
在饭桌中间
她为咸菜浇上一滴香油
那时,有我们,有咸菜,有玉米面饼子
还有老酱和年轻的葱
 
(选自《新浪诗歌论坛》,荐稿编辑:王征珂)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