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一只燕巢空悬

杜树人
我坚信那些泥土仍散发着
清香。尽管蜘蛛已经为她
关上了家门,千足虫
也玩起了欺凌的勾当
 
就连门前的那株柳树
也不知了去向。她们
曾在上面短暂驻足
扫清疲惫,用新鲜的虫儿
喂入那张张待食的小嘴
 
而今,只有一只空巢
高悬在老屋的门楼上
像一把温柔的刀
收割我一生的时光
 
(选自《爱十堰社区网》,荐稿编辑:王征珂)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