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如豆

戴永成
夕阳如一粒红豆,种在黄昏里。
生命的火焰,点燃岁月。奔跑的日子,如流水,稍不经意就流走了。
红豆,长出心事,长出相思,长出故事,被夕阳一页一页地阅读。细细咀嚼与品味,才能找到酸甜苦辣的感觉。有滋有味的日子,被我反刍成一首诗,足够快乐一生。

夕阳如一粒红豆,种在忆痕里。
黄昏里的夕阳,红得更多的是那些往事碎片。生命的忆痕,挂在月亮树上。年轮,翻过一张张老照片。夕阳,被梦的呓语童年着,青春着,复活着,珍藏着,平淡着,厚重着。
枕着夕阳入梦。梦,开成思念的花朵。黄昏黄,夕阳红,梦幽深,情意长。

夕阳如一粒红豆,种在爱巢里。
一滴母性的水,穿过我的肉身。多情的种子,在我的灵魂扎根,爱情花开。
白天,炊烟放飞日子。黑夜,思念放飞儿女。
爱之巢,筑在两颗心之上。那枚青春时采撷的红豆,一直红成夕阳里的光芒。

夕阳如一粒红豆,种在诗歌里。
攥住夕阳,美一旦燃烧,便足以让生命栖居于诗歌的家园。
夕阳不落,诗歌不老。夕阳如诗,岁月不老。老的只是夕阳身后那张故乡的脸。
夕阳如豆,红豆如诗。种豆得豆。种诗得诗。我的夕阳与诗歌,都被岁月之镰收割。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4  09:30,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