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乡村

晓池微澜
我们

我和我的乡村构成了“我们”
一株稻子、一株玉米站在我们之间,渲染旷世的爱情。
我们用爱情完成了相对论
白天,我们相距很远;深夜,我们距离很近。
我们用一匹马疾驰的速度检验爱情。你在马头,我就在马尾。
我们不相信风,只坚信风中的嘶鸣。

河流

河流是我们的宿命。我们都在河里竭力泅渡,渐渐老去。
困厄的日子,我们用浪花串起屋檐下叮当的风铃。
用闪光的鳞片,书写家园落日下游走的光阴。
我们用河流诠释爱情。这条河,永无河岸。
我们只是一尾鱼,顺着水流的方向,渐行渐远。

土地

我们是土地上的亚当和夏娃。
目睹了土地上花开的盛况。我们用丰厚的雨水见证了爱情。
每一场农事过后,都留下深深浅浅的吻痕。
我说我们的爱情如土地一样深厚。
就像我的父亲和母亲,没有过花前月下,也没有制造过浪漫。
甚至,连“我爱你”三个字都羞于启齿。但我知道,那是真正的爱情。
之于我的乡村,我总是保持沉默。我们的爱,已深深埋进泥土。

炊烟

最先唤醒我的,是炊烟。最先唤醒乡村的,是炊烟。
暮归晨起,风起的日子,绿影婆娑,摇来摇去,总也摇不散乡村专注的目光。
形象鲜明,缭绕于每一户农家的屋顶,那是一面面烈烈舞动的旗帜呵。
透过疏离的枝叶,田里劳作的人们,疲惫的心里,有了温暖的归宿。
在乡村,炊烟和风,如影随形。风中,炊烟袅袅;风中,炊烟渐行渐远……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7  20:56,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